常皆

大家好,我是王海
图可取 禁二改 商用

【卜岳】如梦之梦

这个大约是以几几视角写的,我在想他们一年就这么熟,是不是以前见过?












岳明辉对卜凡来说,是个像在梦里出现的人。他们没有过多的往来,相交的圈子。卜凡大学四年,只见过岳明辉三次。

01
卜凡第一次见到岳明辉,是大一时候,在一场北服的秀场上。隔着几个人的距离,他看见一个一米八几的背影,那个人套着一件简单的白T,一条绸蓝色的牛仔裤,露着纤瘦的脚踝,倚着墙和师哥李振洋侃大山。

如果当时李振洋没有和他打招呼,那他是不是就不会看到岳明辉的回头。他记得他最先看到的是一双亮晶晶的狭长的眼睛,三分狡黠六分温润,剩一分困惑,那么直直地望过来,让他一下子大脑空白。

原来,一米八几的人是这样好看的……像,天上的月亮……

李振洋的闷笑让卜凡清醒过来,他像个愣头青,傻傻地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

“你好,我是岳明辉”卜凡没想到是这个好看的人先和他打招呼,他的手,白皙,骨节分明,指头还透着微微的粉光。一时间,卜凡不知道该怎么握上去。

02
虽然经过李振洋,加了岳明辉的微信,但不过点头,握手的交情,平时他只敢默默给岳明辉当朋友圈红心点赞手。岳明辉发在朋友圈的内容总是很杂的,有的时候发个菜场观摩血腥杀鸡宰鸭,有的时候发个文艺的电影影评。卜凡本着不熟不尬聊原则,选择默默围观李振洋和岳明辉朋友圈互怼。

第二次见面,是很奇妙的偶遇。卜凡是喜欢撸串的,即使是一个人。也是巧,卜凡正埋头努力干掉一只青岛大螃蟹的时候,听见头顶传来一阵口哨。抬头,岳明辉笑脸盈盈

“哥们,拼个桌吧!”

他没理由拒绝岳明辉,让出旁边的塑料凳子,看着岳明辉坐下来。

“我找不到人陪我撸串儿了,不介意吧?”

岳明辉大概是不记得他了,语气客客气气的,带着自信的试探。

“我也一个人,没事儿”

“你也喜欢吃螃蟹!”他看见岳明辉一坐下来就朝他的螃蟹眼睛发光。

“嗯,我大青岛的,特爱啃蟹脚”

螃蟹这个点打开了他和岳明辉的话匣子,几听啤酒下来,岳明辉已经开始拉着他东扯西扯,和他说他喜欢吃加腰果的宫保鸡丁,特别遗憾现在的都只加花生;小的时候偷跑去人家四合院里放炮仗被打出来…

卜凡第一面觉得岳明辉是个高冷的人,没成想喝了点酒,话多且语速快。卜凡和他提了一嘴睡前听相声,岳明辉还和他自导自演起来。两个人配合着说学逗唱,一直聊到成为街摊上最后一桌客人。

一顿酒下来,原来岳明辉大他四岁,四岁,嗯,还好…

“好了,今天谢谢你陪我唠嗑撸串儿,这顿哥哥包了啊”

“诶…”卜凡站起来去拉岳明辉

“你是洋洋师弟呀,我又比你大这么多”岳明辉拍拍卜凡的左肩,按着不让他起来。

“你……记…得我?”他没想到的

“你这么高,我怎么会忘记啊,刚刚和你客气怕你不记得我,看来,你也是记得哥哥的”

“给哥哥个面子呗,凡子”

卜凡真的见不得岳明辉笑,软糯糯的,那双眼睛盯着他,像在撒娇。最后,那顿饭是岳明辉结的,卜凡不好意思,岳明辉让他载他回家,算一个出钱一个出力。回程的路上,岳明辉搭着他的肩,戴着他硬给岳明辉戴的头盔,唱着卜凡不知道歌名但好听的英文歌。晚风很凉,夜路很静,周遭的一切都很好……

他,在载着月亮,回家…

03
第三次见面,是在北服那片儿,街头的酒吧里。那时候,他已经大三了,这天,是岳明辉生日,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,照片里岳明辉环着李振洋,两个人幼稚地往对方脸上抹蛋糕。卜凡看到的时候,心里突然觉得很委屈,为什么他不在照片里呢?大概是这股委屈给卜凡勇气,他第一次,打开微信的对话框,发了“生日快乐”。

“谢谢你”消息很快回了过来,是语音,带着几分醉意。
“啊,你在啊?哥哥”
“对啊,洋洋他们去玩了,我坐着歇歇…”

“哦…”卜凡听着“洋洋”两个字,心里酸酸涩涩
“你要不要过来一起”
"哈?”
“哈什么,哥哥生日,图个热闹,来不”隔着屏幕,岳明辉的京钻进卜凡的耳朵里,很痒。

卜凡到的时候,酒吧已经high 了,男男女女,在那喝酒跳舞,真真假假地聊骚。一米九二的视角,一眼就看到了岳明辉。他摊在角落的沙发上,眯着眼睛,嘴角吊着一抹笑。

“弟弟你来了”岳明辉看着他走过来,歪歪扭扭地坐起来

卜凡有点害羞,酒吧的昏暗给他挡住了泛红的脸颊,挠了挠后脑勺,把红宝石蛋糕递过去。

认认真真地,重说了一次“生日快乐”

酒吧的灯光恍恍惚惚,卜凡看不清岳明辉的反应,等他想辨个仔细,岳明辉已经从沙发上起身,朝他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礼。

“先生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

溶溶月光,在向他,发出邀请。

北服没有教卜凡跳舞,他很紧张地攀着岳明辉,手不知道往哪放,眼睛不知道往哪看,他闻着来自岳明辉身上杏子白兰地的酒香,脚步虚浮。

“弟弟”他听见岳明辉的调侃,不过一拳头距离,“你别紧张,来” 岳明辉右眼眨了一下,“跟着我”

那晚,像卜凡午夜做得一个梦,他特不真实地拥着岳明辉跳了一支半吊子的华尔兹,踩了岳明辉九次,还有,垂眸近距离看清了岳明辉眼睛上数不清的细长睫毛,像两片绒绒的羽毛,刷在他心上。

04
李振洋毕业那会儿,办了个毕业趴。卜凡去了,找了半天的人,没看到岳明辉。

“你说老岳啊……他去英国很久了,我不知道他回不回来……”
“诶,凡子”
“啊”卜凡回得迟钝

“你,有没有听到,什么东西碎了?”



“鱼帅,你带我去哪里啊?”
“坤音”
“靠谱…不?”
“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!”
“……”

汽车停了,卜凡从车里出来,往坤音那走,走了几步,他停了。他看见一个人,背着把吉他,从那个叫坤音的公司里走出来……越走越近

“你好啊,凡子,好久不见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