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皆

大家好,我是王海
图可取 禁二改 商用

两年


这大概是一个,李振洋单箭头岳明辉的故事……




“老岳这种,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里。”

“诶,老岳不是你媳妇儿~”

“那你是谁媳妇”

被问的人还来不及回答,梦就结束了。李振洋醒了,在他自己的床上。床很大,只有一个枕头。自从坤音火了,公司便给他们四个人换了家,他再不用和岳明辉挤一床。

挺好的。他想起前几天他和岳明辉刚到新家,岳明辉说他的房间特别适合他,足够大的衣柜,方便自己臭美试衣服。可是,都好几天了,怎么还不来这儿挑衣服呢?

坤音的四个大都是夜行动物,这会儿上午十点,整栋楼像还在昏睡。他应该是第一个醒的,四楼,小弟那的房门紧闭,三楼,老岳的房门,倒是漏着一道光。

他猫步进去,大约是想吓吓他那个一米七的哥哥?他哥哥的胆子其实并不大,就爱装淡定,平时出其不意去吓他,他的眼睛会瞪得大大的,脸上泛着粉光,很可爱。但走了一半,李振洋停住了,房间里没有人,床没有睡过的迹象。被棉裤咬的狮子不像狮子老虎不像老虎的玩偶,这么直挺挺地被摆在枕边,还是他之前给岳明辉放的位置。

脑袋空白了几秒,突然有了一个假设。他直愣愣地走出去,下了一层,停在二楼紧闭的房门前面。

现在,去敲门么?

这是一道无解的题,即使最后的结果是什么,李振洋都不可能去敲门的。他,以什么立场,去呢?

他还是回了房间,一头倒在床上,这个床,中间没有一条三八线。在这里睡,早上听不到吉他的骚扰。

所以,什么时候,岳明辉不是他的哥哥了呢?

时间总是很快的,两年前他刚刚到公司的时候,看到远远的,有个人摊在沙发上,抱着一把吉他。他走过去和他打招呼,发现,这个人长得很特别,眼睛鼻子嘴巴一个个分开看,只有七分的精致,合在一起却恰到好处,周身透着一种清澈。他和岳明辉是坤音最早的两个成员,因为年龄相近,很快熟络起来。那个时候,他们俩骑着“布加迪威龙”上班打卡,得空了岳明辉还带他去吃烧烤。算起来,他本人是不喜欢撸串的,地摊上的食材新不新鲜,油是不是地沟油,这些总是要讲究一下。但岳明辉倒是真糙爷们,嘴上挂着“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”硬是带着李振洋吃遍北京郊区的所有烧烤摊。后来,卜凡和岳明辉真正熟起来,大约也是因为一顿烧烤。然后,“布加迪威龙”就成了那俩的专座。

李振洋记得那会儿,他俩总天南地北地聊,有一搭没一搭的,聊到困了,搁床两边睡了,到第二天又傻乐乐地继续。有一回岳明辉问他找媳妇儿的问题,他还怼岳明辉,“你这种啥事儿不会做的,我肯定不要。”说完好像就被扔了一枕头,“你这种欠嗖嗖的,谁要你啊!”

如果没有卜凡,李振洋大概不知道原来岳明辉也是会“发脾气”的,在这两年里,岳明辉好像从来没有向李振洋撒脾气,那种理直气壮的告诉李振洋,“诶对!你哥哥就这样!”。岳明辉总很惯着他,给他买饮料,喊他“洋洋”,他电瓶没电了大晚上去接他,被他吼也是软糯糯地回“欠你哒!”可是李振洋想让岳明辉同他发脾气,幼稚的不讲理的发脾气。从大厂出来那天,他在车上怼岳明辉,说他老说他丑,在岳明辉说爱豆感悟的时候使劲闹,岳明辉都没有回击他,只是温温吞吞地让他别闹了,所以后来,他就不闹了,他觉得没一点儿意思,自己卯足了力气,却打在一块棉花上。棉花向他眨眨眼睛,就跑到他师弟那里胡闹。

谁也没规定他和岳明辉一个人带一个弟弟照顾,像是自动售货机,他俩一人按一个按钮,出来俩不一样的弟弟。李振洋还蛮喜欢李英超的,够精致。洋哥说什么都是一个劲儿的点头,像一个自己的小迷弟。关键李振洋闹他,他就举一反三地骑着肩膀闹回来,就很有,意思。等李振洋自己反应过来很久不去闹岳明辉的时候,他就只看见卜凡天天在房门口等岳明辉上班,还会早上隔三差五买个鸡蛋灌饼给他哥,岳明辉还学会了卜凡那套用本能吵架的架势,两个人打打闹闹的,听着贼烦人。

呵,这俩也是…呵

最让李振洋烦的,是去年岳明辉过生日,卜凡这傻小子硬是为了让他借三百块钱,唠了半天rap,最后这钱不是去冲关打怪,而是给岳明辉过个生日。他就看着那傻小子早早练完舞,偷偷摸摸去提蛋糕,回来汗涔涔的,护着蛋糕不让人吃。然后他和小弟两个饿了大半小时等着那寿星出现,最后又磨磨叽叽地拍了照才让吃。唯一开心的,是这个生日本身,这是岳明辉的生日。博文让他们四个站那墙星星那儿留个影,他就看到岳明辉站在那里,眼睛亮晶晶的,然后他走过去,把哥哥往自己这带了带,脸上还印了一口。亲完,他哥整张脸都是笑的,嚷嚷着要把便宜占回来…最后他们四个人留了一张照片,四个没出道的年轻人,三个成年的半大小子拥着,剩一个吃着瓜的未成年…

回忆呀,两年刷一下,就过去了……那个老吵吵着抢他衣服的人,什么时候变成小弟了呢…

我喜欢你白头发,这样我可以等到你白发

岳明辉,你知不知道,这句,是我先看到的呀……

“洋哥,起床啦!”未成年人是真的使不完的精力,啪地敲开顶楼的卧室,三步两步地跨到床上去…

“洋哥,你怎么还在睡,岳叔他们都走啦!”

“洋哥!起来”

“洋哥…你…做噩梦…了?”

李振洋终于抬开了眼皮,愣愣看眼前这个,他宠爱的弟弟。

“你…哭了诶?”

评论(13)

热度(63)